快捷搜索:

�旅游法》实施月圆收入减半导游“走失�

\

新《旅行法》的实施现在是“满月”。尽管新的法律不会给那些偶然旅行的人的日常生活带来太大的影响,但是那些以此为职业的导游们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震惊。奖状的实施,不仅反映了这个行业的薪酬制度被扭曲的情况,也促使这些经常站在观光队伍最前面,徘徊在物产链末端的人开始思考自己的出路。

购物已经成为一条“红线”

导游收入告别“黄金时代”

据统计,在新的01030110 112个条目中,有多达11个明确提到“导游”。这不仅证实了导游的重要性和特殊地位,也激起了导游的“集体恐惧”。北京一家旅行社的导游陈骁把新《旅行法》实施后的工作情况描述为“惊心动魄的植被”。为了适应新法的实施,该地导游在内部培训会上特别强调,不得触碰“让游客购物”的红线。面对威胁性的新法律和新惩罚,陈骁被告知,他们在领导这个团的过程中必须小心谨慎。因此,当以后去旅游时,当面对游客咨询什么当地产品值得购买和在哪里购买的问题时,陈骁改变了旧的规则,保持沉默。在他看来,当我想到新《远足法》中关于“欺骗和强迫游客去指定的购物场所”的相关限制时,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游客的这些问题。

在中国,导游分为本地导游、全程导游和出境导游。正常运营后,当地导游代表欢迎俱乐部实施欢迎计划;根据合同,导游将全程陪同实施旅游团的欢迎计划,并协调和处理徒步活动中的问题。出境领队,又称国际领队,负责带领旅游团到香港、澳门、台湾等国家观光,或负责游客的饮食、生活、旅游、购物和娱乐的全程,或配合当地导游进行全程安置和陪同工作。在实际工作过程中,一些导游专门负责其中的一项,而另一些导游不仅接待和陪同游客,还带他们出国。导游陈大学一去世就选择了出境旅游领队的职位。

《旅行法》的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全市共有导游38560人,其中热门导游26000人,英语导游8437人。13,289名出境游领队。近年来,大量的人加入了导游行业的潮流。只要导游有很强的能力,旅游团里的游客就可以"买下它",他们的收入就会相当不错。小陈也赶上了田然的“黄金时代”。

由于他的天真和善于表达的智慧,陈骁在导游行业做得很好。他为《今日北京商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新《2013年北京远足成长请示》实施前的“零负团费”运营模式,游客可以参加从北京出发、11日前往新马台的旅行团,价格在3000元至4000元之间。导游根据自费旅游的最低人均费用获得10%的佣金。当团队购买10万元时,导游得到5%的佣金。陈骁曾经在这条线上欢迎一个团队,一次赚了4万多元。“这样的收入现在很难再生产了,”陈骁说,他似乎有些失望。

据了解,不仅是出境导游,当地导游也面临同样的收入问题。导游小张一年到头都带着代表团去北京的一些中小型私人旅游俱乐部。今年是他第六次全职入住。据他介绍,在新的《远足法》之后,国庆期间北京的常规一日游陪同导游每天可以收到400至500元不等的“导游服务费”。然而,在前几年的“第11个”旺季,游客每天都可以被带到商店去领取“员工费”和佣金。如果游客加入自费项目,导游也可以平等地获得一份门票。在这种情况下

工作多年的导游老王对自己收入的变化很平静。当他今天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他并没有进行太多的辩论,而是感叹导游收入体系“人多钱多”。

新《远足法》实施后仅几天,一名媒体记者在8月拍摄的视频就在黄金周播出,引起了轩然大波。在视频中,当地导游阿布(Abu)强迫游客下车,因为他们不想支付100元的自费项目“西藏探亲”的门票,这使得导游和香格里拉的联系一度成为批评的对象。在业内人士看来,尽管“肮脏的导游”令人恼火,但它也是在利益链条约束下个别导游扭曲成长的极端表现。新《旅行法》实施后,对导游收入的巨大影响能够准确反映出旅游俱乐部在健行产业链中的长期关系,如合同不规范、隶属关系、恶性竞争等。

导游小张认为,在过去,导游需要根据旅游公司的“人头”数量来购买旅游团。普通国内旅游团的价格从20元到50元不等。“零负团费”的存在将旅游的风险转嫁给了当地导游。此外,向当地旅行社预付导游费用是该行业多年积累的一个严重问题。无保障的生活和巨大的生活压力迫使导游想尽一切办法从游客那里获取他们的收入份额。

视频曝光后,受到惩罚的导游阿布后来向媒体透露了他兴奋的原因。他说,当游客向云南省直属旅行社交了2000多元的旅游费用后,他们会在线路站的大理和丽江旅行社“扒皮”,当他到达最后一站时,几乎什么也没剩下。"只有成功地向客户介绍自筹资金的项目,导游才能创收。"阿布说,“压力引起的兴奋让我失去理智。”

据了解,在新《旅行法》实施之前,香格里拉是“零负团费”模式下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三日游正常价格为800元,实际上是以350元的价格出售的。多年来,导游强迫游客自费购物和购买物品,这使得支付无法支付的旅游费用成为可能,而分布密集的旅行社的降价进一步助长了不愉快的情况。

导游老王把导游链末端的情况描述为“不拿钥匙做决定”。他说,遵循“规则”是导游生存的前提。多年来,许多老王已经习惯于遵循旧的习惯,但现在“规则”已经改变了。

新《旅行法》发布后,各地的当地导游反应都很轻松。从旅游俱乐部收取统一导游服务费的过程不再要求他们在心理压力下试图从游客身上获利,但导游说生活还是不太好。

不是所有的导游都是合同工。

导游权力的保障并不完美。

“感受生活没有保障”,这是目前导游小张最直接的感受,小张也代表了大量“免费导游”的心态,他们通常不与旅行社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缺乏安全感。小张说,每年有多少北京导游会把自己的导游证贴在导游服务中心和其他地方,并为回复支付手续费。他们大多数不与旅行社签订劳动合同,旅行社自然不会向导游支付社会保险。因为没有实际的隶属关系,即使是一些小旅行社也很少为导游购买旅游保险。此外,许多导游并不是固定在某一组中的。常见的运作模式是导游的道德和法律由旅游俱乐部掌握。旅游团工作时,导游由旅游俱乐部联系,双方达成协议后接待旅游团。

此外,个体导游的雇佣模式使得导游员工缺乏正常的获得待遇的机制。新《旅行法》明确规定:“旅行社应当与依法聘用的导游签订劳动合同,支付劳动福利和社会保险费。”国家旅游局表示,将建立导游最低工资制度,以确保徒步旅行行业的健康发展。中国旅游研究院行业分析师杨延锋表示,新《远足法》实施前的相关行业参考法规为《旅行法》,明确界定了旅行社与导游的雇佣关系。新《导游经管条例》中学旅行社与导游签订的劳动合同中包含了导游回报价值体系的导向。该行业长期的惰性导致了“导游恶名昭彰”的恶果。导游目前的工资加上固定收入导致该部门的公众舆论反弹是正常的。市场的合理性需要一个过程才能回归,然后导游行业才会有一个健康、不间断的成长。

目前,导游市场既有固定劳动合同导游,也有临时免费导游。一家知名大型旅游俱乐部的负责人在《今日北京商报》上向记者暗示,之所以采用这种模式,是因为徒步旅行本身有明确的高峰和高峰季节,容易受到不可抗力的影响。例如,该机构现在雇用20至30名正式合同的出境游导游,专门在整个日本线路上工作,因为到日本的国内旅游数量的下降直接导致这些导游没有导游可带的情况。此外,旅游市场的扩张和饱和速度相当快。由于导游惯性和专业知识的限制,旅行社“支持”所有导游是不切实际的。

当然,除了担心旅行社必须“支持”其正式员工之外,一些导游实际上“自己”取得了进展。老王认为,导游自然希望每月能达到最大的旅游天数,所以不签合同的导游可能会利用积累的行业资源带来很多旅游团。然而,并不是每个导游都有大量的高质量的旅游俱乐部资源,这些旅游俱乐部提供的旅游团可能只是按照联合导游的安排在时间上。“因此,所有工作三年以上并有意继续工作的导游都愿意与旅行社签订合同。结果就收入而言是有保证的。”老王这样描述这个行业的老员工。

与此同时,业内人士透露,如果是当地旅行社,签订合同的导游会更多,免费导游会更少。如果是接待,团体销售都做了,签了合同的导游就少了,多了免费导游;如果是合同部门或附属部门,几乎没有导游与之签订合同。谈到《旅行法》等新导游对进一步保护其权益的影响,导游小张说,他和他的许多看似有劳动合同的同事通常领取由签约旅行社发放的少量固定工资,每月必须支付高达1000元的全额社会保障费,然后旅行社才不缴纳保险费。尽管他不情愿,小张还是接受了,作为签订劳动合同的先决条件。随着新法的实施,我不知道这种情况能否改变。(记者陈冰)

新《旅行法》实施前,导游收入结构如下:

乘客进入商店的人头费

乘客购物金额回扣

乘客自费支付项目费用

-团体购买费(不固定)

单次旅游的实际收入

新《远足法》实施后,导游收入分配如下:

月工资收入

在旅行中按天争论。

固定服装津贴

实际月收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